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于夷老的诗词歌赋

网海空天种玉田,投缘千里共婵娟;孰真孰幻随心会,且向心缘乐比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野山糊涂女》节录之十六[原创]  

2014-10-08 06:41:55|  分类: 小说故事,长篇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五四、一个个认账糊涂害己   一声声检讨愧疚对人

 

 

说到“还有”,宋文玉顿了好一刻。

她本要指明:“还有小明、还有你爸、还有我自己。”

她想向她们透底一倾:

要是她不为一己情恨难消,不这么久地瞒着玉芬的身世秘密,玉芬就有时间同儿子培养夫妻情感,就会先有心理准备;

就不至像现在,陡然事明,仿佛突袭,而难以承受,弄得痛彻心髓,五内俱碎地难过。

要不是她太自信,自谓处事果断,什么问题都可快刀斩乱麻,从而没在一现萌芽、就对小明和小芬加以明白干预,才酿成如今的不可收拾,害得一对两个都苦不堪言;

更弄成儿子为夺回所爱,而冷酷无情地无所不用其极。

最后,逼得她打心里在也喜欢着的小明子,再度去流浪;

特别害得竺韵在惨遭血火劫后,不仅没得安宁。反进而苦得那一路的蒙头乱撞。

甚或她只要狠下心,咬紧牙关不松口,不允儿子乱来,不端掉栖云台石屋;

也还能,一不会害得儿子事后招人讥为“枯桶”,二也就没有竺韵……等现在这惨状。

但她是母亲,母亲不能不首先依顺亲生儿子;

其次她是石头岭的“酋长”,有史以来第一次受到那么严重的威胁、那么凶猛的攻击,又不甘垮下;

她敏感到,单凭她的老本已撑不住,必须拉来股助力,同那威胁相抗衡并狙击过去,才可重新稳住自己的宝座。

她看到儿子有这股助力,但光凭这“母亲”二字召他,他不见得会竭尽全力。

经多番权衡,只好选择满足他。

——这交易才是生发那一切一切的、真正的原因之所在!

她放任了儿子,从而保住了自己的权位。

可事后马上发现得不偿失。

毕竟牺牲最大、最多的,还是她自己。

端掉了栖云台石屋,等于断了李晓的归路,她近十年来的美梦就有搁空的危险。

而在得知白玉不幸罹难后,她那梦本可转而成公开的愿望;

再转而,或许就能成为伸手可及的现实。

事实上,吐出那串话后,她没再说出什么。

做了十多年的独尊“酋长”,只听惯别人向她认错、悔过、反省、检讨,陪着笑脸向她检查忏悔,她怎么能——何况她们还是小辈!

倘若她真要做自我解剖,要抛私露隐,恐怕也只有夜深梦里,向卧下的孤枕寒簟,才会番番泪湿鸳巾……。

“妈,看您!又来了,”尽力捂住滴血的心,收拾起幽怨哀伤,玉芬强作娇嗔:

“不是说好,过去的就等它过去,都别耿耿于怀,都不准再提,一切从头开始,重新来过吗!”

“话是那么讲,但有些事、有些东西可惜没法从头来过的;一错一误一失落,就再也……”

不便露白,喃喃然悔在深心。

那确是错之由起、错之根源。

可是,要说全怪她,也是不公允的。

设想:

若没有翻腾四海的云水怒,

没有震荡五洲的风雷激,

没有动乱不堪、灾劫频仍的社会政治风云搅和,纵然有那种种矛盾纠葛,也不会那么激化;

要解决起来,也应是平和,而不会生这么多苦痛,象这么地杂乱、纠缠、难堪。

她没吐尽的话头,让体贴的女儿兼儿媳妇顺而接住了:

“说到底还是怪我,是我糊涂,自酿苦酒自己害惨自己,同时连带害惨了小明和妹仔,害惨了李舅和妈。”

她了知妈的心底秘密。

虽然没生她,但自幼奶她、养大她、宠她爱她护她;

在玉芬心目中,宋寒玉绝非不是亲娘;

尽管母亲已把她的身世故事、连同自己的悲哀一齐端给了她。

那是在她勉强答应同文如成亲之后、结婚前夜,最后一次以母女身份作彻夜谈时谈透的。

从那以后,她们就是婆媳了。

给了她生母的照片,婴儿时期生母抱着她照的;

还有生母答应并写下来立为字据的、“以女换夫”的条件;

及后来宋寒玉眉头一皱、计上心来,将文如与玉芬配对,写信讨负心汉意见,负心汉回复同意的纸上,也有生母滴泪和墨的几行字迹。

玉芬也是诚恳地揽疚自责。

她不象她们欲言又止。

这时,她外表已很平静,不似她们那般激动。

她坦然倾吐内里一切,象在讲述一个与己毫不相干的、年代久远的他人故事。

——第166页

 

 

“说到底,真要怪,就只有怪我,是我害的你们。我对不住大家,同时也苦够了自己!”

文茜原是强笑着说,说说就苦了脸,也哽咽着饮泣开了。

宋寒玉、玉芬、文茜,一老二少,一个在心里,两个说出来,都承认是自己糊涂害人,可最终害的还是自己!

在那个逼迫人人时时事事忏悔的年月,她们也顺风忏悔。

但她们不是做表面文章敷衍形势。

她们不向玉皇大帝、不向神灵和菩萨,而向活生生的当事人,向自己糊涂荒唐之冒失举措的受害者,坦率不隐,说出一切,诚恳道歉,引疚自责,虚心认错,用实际行动表示忏悔、进行补救。

这是一颗颗美的魂灵,是些好心善良的人!

也许你异议了:

她们一个个心目中只有自己,自私损人,造成他人遭灾遭难、受伤受害,怎还算得上灵魂美,怎还说得心地善良?

请注意那时的风气!

普遍的口是心非,言行背离;

脸上谀笑,脚下使绊;一面亮刀亮剑地制造血雨腥风,一面又高标要文斗不要武斗。

“九五命令”收缴枪支,转眼反是开出了大炮坦克来隆隆对战;

说的“专门利人毫不利己”冠冕堂皇,做出的是寸土必争寸权不让;

甚嚣尘上的,是自称自颂,唯我独左、独革、独伟大光荣正确。

在那种时尚氛围中,能诚心诚意承责悔过,当面承认自己害了对方,如果没有非凡的勇气,不是天良未泯,良心发现,是绝对不可能的!

再说,这“专门利人”也只在寻常百姓中或许会有,而“毫不利己”,为了别人而专自苦自伐,这硬是漫天撒谎,厚颜违心,无耻荒谬之极。

于情于理都不通。

请问:光自损自折,把自己损空折光了,还凭什么去利人?

那时普遍半饥不饱、面黄肌瘦。

而“毫不利己”喊得最响的角色,却个个都大腹便便、肥头大耳、满面红光、润泽精神!

当面说假话,还强迫别人歌颂为至高无上的真理。

所谓“毫不利己专门利人”不光是马列主义只马别人,实为厚颜无耻地强逼人们承认,其草菅人命的强盗行径,其当面撒谎,愚弄天下的合理、正当、正义。

他“毫不利己”地“杀你是为了你从人生苦海中得到解脱”,所以他是做了“专门利人”的好事。

他使你痛苦,是为让你了解这世上还有痛苦;

他骑你身上寻欢作乐、是因为你迫切需要承负、太想望体验受欺榨的感受;

他把你的荷包掏净、把你的骨肉榨干削净,是为了你身体减轻负担。

你变成一无所有,驯顺地当奴隶,包括生死,什么都毋须虑,就没有了烦恼!

我要说:

与那种抢了、夺了、争了、占了、骗了、拐了、杀了人,不仅不认账,反而强标高尚,还进而充救世主的政治恶棍们相较,她们硬是心眼清纯、心灵圣洁、心怀善良的忠厚好人!

——第168页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)| 评论(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