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于夷老的诗词歌赋

网海空天种玉田,投缘千里共婵娟;孰真孰幻随心会,且向心缘乐比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卷中、 江 猪 滩 芳 秽——节选之一[原创]  

2014-10-25 07:26:09|  分类: 小说故事,长篇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卷中、 江  猪   滩   芳   秽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鬼夫鬼妻鬼仔

 

 

(1)、清明前夜窑棚闻“鬼”哭

  

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”。

然这江猪滩寂处离圩垸大堤老远的荒荡边沿,只有一条卡脚小路,穿过荒荡里、间或有的泥沼地通出;

那是去年挑运苇秆上堤、团集柴草拢来堆垛,由他和罗戚两双脚踩成的。

春分一过,那锥尖似的苇芽,已在从路心钻出。如果近期不沿着它挑运砖瓦上堤头机耕道候运,不用多会,就会被苇苗挤没。

从来没见有别的什么人行走,那断魂愁思缘何传染来?

“师、师父,快、快、快来噢——”

正当他魇魇失神,去外头柴垛团柴来的罗戚,忽然连声惊叫,紧跟着跌跌撞撞地倒进棚来。

他始而诧异,待见到罗戚那惶惶然魂飞魄丧的蔫相,转觉好笑了。责备道:

“遇到了鬼啵,还怕成这鬼样子!”

“还、还真——真,”罗戚结结巴巴。脸色煞白,但神情凝重:

“师父,我还真、真听到了鬼哭!”

“这几天装窑累坏了,躲那柴垛里瞌睡过去时做的个梦吧?”杜守桔依然好笑地。

他当然不信。

也伸手掺起瘫坐在地的罗戚:

“别说这世上本没鬼,纵然有,象我们这三教九流最末流居处的窑门、庙门、凉亭门,都是太极圆拱之一部,最辟邪的,哪会有那大胆的鬼临近放肆?亦且这湖沿淤滩,既无古冢,也没新坟,从哪来的鬼?”

“是真的,师父。我硬听清了,那是鬼哭。”罗戚一本正经,认真地:

“你应记得韦场长说过那事吧!——去年六月十七号,上游省城里一场武斗,逼得好些学生娃跳进正上涨着的湘江洪峰逃命。

“没想洪水同猛兽一样乘人之危,顺势吞噬了他们。第二天,第三天,那头水中小洲苇荡里,连连路路挡下的,男男女女有三十来具呢。

“都泡得惨灰死白,胀糜胀溶了,引得好多鱼围着吃。我、我听那鬼哭,就像是从那顺风过来的。”

罗戚为人忠厚实在,从没谁见他说过假话。

杜守桔不由有些半信半疑,心里嘀咕着,手上的火杈一丢下地:

“走,带我也听听去!”

“我,我怕……”罗戚瑟缩着直往火光亮处退,要缩进窑门口去。

“看你,还算二十五、六的后生哩!”

 

 

湖旷天低,沉云压水。

劲刮的西北风,掀起湖面急涌急潮的黑浪。惊涛卷荡,芦叹飒飒,好不萧瑟。

凝耳听去,果然,在浪声涛声芦萧声中,从那边,还传来呜呜呃呃的悲哭声。

阴惨,幽凄,时隐时显,突起突没,绵绵茫茫,酷似老人讲的故事中那野鬼荒魂的怨泣。

杜守桔也不觉心头悸紧,不觉用力抓紧直想退缩要逃开的罗戚,示意蹲下细听。

阴云密布,水天低合,风声呜呜凄厉。

黑黝黝的浪涌直向脚下这草皮未活的新土堤乱扑。腾跃的条条浪脊,水光闪忽,恰如荒山野岭乱冢间飘忽不定的磷火星点。

天地间一片沉暗森漆,阴怖吓人。

“是女学生娃的冤鬼!”听过一刻,罗戚嘘嘘嘘喝着冷气,牙齿格格格打着架,浑身哆嗦着,说。

杜守桔默然不语。

“是养崽鬼?”

偶尔现几声婴儿的娇啼。

罗戚记起个老家故事:某地有个孕妇难产而死,家人把她埋在村外远地鱼塘沿。

在鱼塘堤头棚中守夜的后生,当晚就听到那新坟盘传来婴啼和母亲的哄拍声。

月色下,朦胧地,还见一妇人拿尿片来塘里洗;细认,正是那难产孕妇。

她是变成鬼后把婴儿生下了吗?心里这么一想,好怕哟!就要逃。

可是一起步就发现被那妇人挡住了去路。

看不出她是着恼要泄恨,还是哀怨要求人,只觉神色黯晦。

她向他走来,见他缩回鱼棚,她也扑进鱼棚。

吓的他!幸而能临危不乱,机灵地,赶紧溜下棚后禾田,求谷神护着,方得宁贴。

第二天说知村人,去查验,那坟并无异样;可晚上邀来相伴壮胆的一伙,都偷窥到那妇人哄孩子洗尿片的情景。

回去,大家说动那妇人家人,把坟盘开,嗨,倒还真救出来一母一婴两个哩。

——这里应不是因难产而死的孕妇冒出坟来求援吧?

“可怜啊!……难道那群溺水的,除了学生娃,也有快当娘的女工人?”

“好像还有个男的说话!”杜守桔用力把紧总想脱身回窜的罗戚,“摸拢去看看。”

没容他挣拒,拖了就走。

借着风声水声老芦枯苇的飒飒声掩护,两个猫着腰,悄悄地,一步步朝那里摸去。

靠近了,见前头芦中隐着一只小木簰。声音就是从那上面传来的。

“他们是人?”听着听着,罗戚总算有点胆壮了。“好象在谈什么……?”

“莫嘘!留神听。”杜守桔捂住罗戚的嘴。

轻悄地,两个尽量向那靠近。

“咦,还好象是老家隔壁那太阳人口音!”罗戚一喜复一惊。

喜者,千里异乡闻乡音,觉得分外亲切;而惊,则是疑其可能来者不善。

顿时浑身就又乱打开战战。

再听,骇怪不已了:

“怎,还说怕出世,出不得世?难道……?”

“快!他们觉无路可走,那男人看样子想不得开,要寻短见,快出去救!”

杜守桔急闪身冲出,伸出那只尚完好的左手去拦。同时用潇源老家方言喊道:

“太阳老表快宽开心!‘天无绝人之路’,要记住并相信这句古话哟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