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于夷老的诗词歌赋

网海空天种玉田,投缘千里共婵娟;孰真孰幻随心会,且向心缘乐比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卷上、 古 仙 林 秘 踪——节选之七[原创]  

2014-10-17 07:37:28|  分类: 小说故事,长篇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就见四生提着这个老骚货,闯进刘山姑的睡间后,不再走出了。

把她掼在死角,只管自个床头床下、柜里箱中地,发着疯地抄;抄着抛出来,抛得满房间乱七八糟。

她不敢阻,不敢拦,不敢异议。心里完全肯定这硬是五生。

惴惴怯怯,试着以讨好转散他的怒气。

以为他路死横尸,孤魂野鬼,回不得家庙,不知家情,就把他数年前的性伙伴竺茶芳寡守在苦于家,幸得他妈“竹园老姑婆”悉心照料坐月子,母子已平安地满了月,孩子也长的白白胖胖,等等,添花添草地说给他。

四生哪是发疯乱撒?

说穿内底,他哪有胆量和勇气逐房逐间地去找,一定要找出胡际炳算账?

俗话说,贫不同富斗,民不与官争。

何况他出身那富农成份!别说算账,碰着不小心平了眼线相对望一下,都会惶恐不置,栗栗然,吓的好久都镇不住浑身乱打颤颤。

他是明知身为国家干部的胡际炳不会落宿在家,故尔来充充“无敌”英雄罢了。

其实还不是。

他是在掂量,挑选。

一路上,耳边老响着、眼前老晃动着嫂子那哭告、申说、乞求的言言色色:

“他们把我们抢光了,就不兴我们要回一点点?”

“既然老天爷让我们活着,……即便活鬼,也该有一份吃穿享用!”

“老鼠都天生有份皇粮。”

——他实在不忍心回去让她失望。

心想,既然出来了,好不容易,莫如索性扑到那罪魁祸首家,捞他一把东西给嫂子带回去,也算出了一口恶气!

山姑这里,既有她本人的衣饰穿戴,也收着明是胡际炳暗仍属勇忠在使用的衣物。

四生见着,暗暗大喜。

抛散了,再捡拢,管它男装女妆,冷暖单棉,甚至被褥蚊帐,针头线脑,一古脑儿塞满个箱子还打起个包袱。

眼角一溜,床头靠着把砍山刀,——许是刘山姑备为自卫防身的武器。也是他想望中的用物。

那阵的造反军男女,只在合众时才不可一世,打人杀人肆行无忌;一旦打单,就也心虚胆怯、胆小如鼠,常防遭遇谋算。

这刻,这把刀正好给四生拿了当扁担。

没忘记先点着际炳妈的晕穴,限她两个时辰后才得出声动移。

尽管没进学校门,靠读墙头路坡面标语学着的几个字,写来笨拙,还是留下张条曰:

“竹园祸头,太阳恶首。若要好活,赶快收手!”

抛在那房里。

然后一担挑起那箱那包袱。

临出门还顺手捞上灶屋里的盐钵锅具。

走出门,这时已是鸡啼二道了。

出门后,本该沿江而上,到杨家卫的凤凰口下水,潜泅而上圣后潭。

心下一涡漩,他掉头向村后忍苦冲、圣后峰腰的苦于家大步赶去。

听到新生儿子的确信,他决心要去探探茶芳母子。

普遍现象:队里仓库办公室好找,社员家及别的用屋难寻。

苦于家越发如此。屋居散涣,除了仓库兼办公室略显目,人居屋与杂屋并无太大区别。

都是土坯或土舂墙,都是杉皮或茅草盖的、头碰屋檐的矮茅棚。

亏了他壮起那早先的老鼠胆子,硬是一间间偷偷访遍,才在远而偏的角落,一间土坯小茅棚边,听到里头有他熟悉的声息。

他在那砌墙留空的小窗孔前站定,默立良久;几次三番犹豫,才伸头向里窥探。

外头有天光,里头什么也没,更暗。

什么也望不见。

只听到一阵几阵熟悉的翻身。

似乎躺在的乱草里;听到叹息,听到婴儿拱奶的嗦嗦、吮奶的吧咂,听到低哑的啜泣。

他的眼圈不由也发涩发潮。

思忖着,几度迟疑,才解下小牛忠的那片千层肚兜扔进窗洞。

马上拔脚走,登登而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