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于夷老的诗词歌赋

网海空天种玉田,投缘千里共婵娟;孰真孰幻随心会,且向心缘乐比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野山糊涂女》节选其十三[原创]  

2014-09-29 06:24:07|  分类: 小说故事,长篇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
五一、转弯磨角绕道文顾问招来李叔警诫    言恳辞切推论邓大姐鼓吹父亲革命

 

 

给女儿的一折信纸上洒着父亲牵念女儿的泪。特地用重点号标示如下几行——

 

红色劳动者应凭正当、勤奋而诚实的劳动,靠劳动业绩,靠创造与贡献来建造和树立自己的形象,以博取应份的尊重,赢得应份的荣光。

公道自在人心。

母亲清楚自己的冤情,她死的正直。

相信总会有公允评说时,但绝非现在,现在还没有这种可能。

她不希望女儿再遭自己的不幸;她望女儿相信明天,好好珍惜自己,好好活到明天。

切莫听信夸夸其谈的唆惑,而放下手头工作去侈议什么“革命”“改良”。

掀起这种一窝蜂哄闹政治的空气,乃是当今的一个最不该有的大失误。

革命不是代代绵延、冤冤相报的不断仇杀。

在中国这块封建劣根的肥壤沃土,正是有人有意迎合与蛊惑这种非正常情感渲泻,利用这种非理性的江湖意气,这种湮没理智的愤怒,掀风作浪以营私,才造成了无辜人民一场场一幕幕不幸和灾难!

 

梦梦都是盼父亲信,如今父亲的信捧在手,竺韵硬是喜出望外。

可是一展读,先是傻眼;好一阵过去,突生震悚,进而莫可名状地惶乱!

读读,放下,再展开读,如是反复着,接连好几天,脑海里乱糟糟一塌糊涂。

喝酒始上瘾,尽管喝成头昏眼花,也多半不肯当场虚心认账喝醉了;走路摇着晃着,摔倒了,仍还逞英雄。

思思想想,她就觉得,父亲的提法似乎并不怎么样。——

比方说,她能在竹园从事诚实劳动吗?

又比方,若非冤冤相报代代绵延,那社教后期普遍修订子承父的阶级谱怎么解释?

还比方……!

是社会现实太复杂,叫人眼花缭乱,她没理出头绪,还是父亲立论的根据离开了什么?

她找不准,不敢找准。

苦恼、困惑……

——第154页

 

 

“那结果正合了革命敌人所愿:革命人民可怕而可悲的同归于尽!”

她注视着她的听众。

随着她的鼓噪演绎,

随着她的雄辩推断,

随着她的激情喧号,

人们由惶乱而至平静,由怀疑而至相信了。

都屏息敛气,洗耳恭听,一个个都是心悦诚服的神色。

这反过去给她以极大鼓舞,愈要趁热打铁;

郑重,严肃,也示出毫无隐讳的坦率。

“无庸讳言,革命当然艰巨而残酷;为真理而斗争,同时也光荣而伟大。

“这是抒写一首前所未有的英雄史诗!

“无产阶级彻底革命,关系着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及前途。兴衰存亡,在此一举。

“这是时代赋予我们这代青年的使命。肩负重任,责无旁贷,只应当仁不让。

“一切顾虑都是多余,站不住脚。

“有人指出,前段革命造反已把人民搅得太苦,不少人作了无谓牺牲,确实令人痛惜。

“正基于此,为了一劳永逸,我们才须更坚定、更果决地发动这场最后斗争。

“以不幸消灭不幸,用灾难结束灾难,这就是光辉的革命辩证法。”

她的表演是全身心投入,铿锵有声,全力以赴,着实达到了引人共鸣的效果。

“大家都晓得,季节一入秋,秋风一动,草木黄,百物枯,万种凋零,好不萧索,好不肃杀。

“而跟在其后的冬就更严酷。那朔风那冷雨,呼呼飒飒,割脸砭骨;不仅霜不仅雪,雪上加霜,霜而成冰成冻,周天寒彻!

“但人们并不怕。

“他们都懂得:接后的必是细雨润物和风醒柳、天朗气清红日晴暄、新绿嫩翠鸟语花香的艳阳春!

“春的讯息、春的生机,正蕴育在严严的冻土底;

“正是经受了番番严酷,冲决了冻土的严封重压,化一切腐朽为养分,才得有来年的大好春光,才得有红花绿叶蜂闹蝶舞的温馨世界,才得有新一个春的温润薰醉、花团锦簇、生意盎然、风光旖旎!

“不管在肃肃深秋,纵然在严严隆冬,他们都只会热切期盼!”

——第156页

 

 

她带点炫耀的得意,递给嫂子读读。

嫂子一个劲点头称许。但先袖起来了。

“有些事,有些话,当面讲会更生动感人,更有说服力。写在信里,并不很方便的。

“看看快过年,不如这样,干脆,你邀叔回来一趟。一则,经历了这么多意外,在这外乡,也该我们一家子团个年。”

含笑的脸影过凄凉的阴云,眼圈当即潮红,可见她是真情。

“二则,邓大姐说,如果他实地看到了我们的情形,不仅对发展壮大革命队伍,就是你给他的印象也将彻底更新改观。总之,于公于我们自家,都大有好处。妹仔,你说呢?”

竺韵眼咢咢望着嫂子,好久都没出声。

要知道,为写这封信,从拟定主题、搜集资料、谋篇布局、行文表述的遣辞用句……都花了好一番工夫。

她自信能得到“观点鲜明、结构严谨、推理严密、论述生动、言辞优美”的评说。

她希望父亲读了这封信后,会确认她不再简单、幼稚,不再偏傲孤高;她已能适应生活现实,已是一个自有主见的人。

她估计父亲的下封来信,一定是石头落地的放心,并有更殷切的期望,且给予叫人振奋的勉励。

可现在,却是白劳动一场!

心里怏怏,也没说什么。

因为她正崇拜着邓大姐和嫂子,她们都阅历深,斗争经验丰富。

尽管父亲端然坐在心坎上,耳朵还是很愿意听她们的。

“不好寄,要不我替你送去?”是周求生那向来带着随顺而卑谦的面孔、向来带忧带愁而含苦的眼神。

自从代付邮留交信,几乎每天,他夫妇中都轮一个来文家坐坐。

自李晓来了信,他每晚都来,坐到大家一致提出休息了,才走。

仍是只听、只看。除了被扫视到了,避不得开,应一声两声“是啊”“对头”“是这样子讲的”之类,绝不妄置一辞。

别人的主见就是他的主见,人家笑时,他也跟着嗬嗬嗬;人家发愁,他就赶紧低下脸自顾叩膝头。

个个觉他可笑、可怜,不嫌他,倒有几分喜欢;因为是他带来的满炉烤火柴、烧起满炉烘燃火,让大家烤得暖烘烘、浑身微微出汗。

他的主见藏在他的深心。

身外的浪涌一阵逼着一阵紧;听邓大姐的番番话,大都带着“消灭”“砸碎”,就要“发动一场新春大进军”!

形势逼人,他哪禁得住胆颤心惊?

他务实。他不想当碰石头的鸡蛋、不想弄火玩命,他要好好活着,等待该有的那一天。

他认为他懂李先生,决意投奔去了。

因此,一见芝兰们都走了,不失时机地,平生第一次,向人建议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)| 评论(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