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于夷老的诗词歌赋

网海空天种玉田,投缘千里共婵娟;孰真孰幻随心会,且向心缘乐比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野山糊涂女》节选其十二[原创]  

2014-09-27 08:11:55|  分类: 小说故事,长篇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十九、玉芬炽热真爱动人    竺韵冷漠偏执要命

 

 

迷宫洞中路,相隔十步没跟紧,纵然闻得声,也可能走岔。

又是多亏了于夷,前后照应,来回引带,盘桓了好些时,三人才团拢。

一见际明,玉芬干脆扑到他怀里哭、哭告一切。

并不顾忌有竺韵在旁,一径明朗坦直地向他倾吐;也不管他有没反应,反应如何,只把那炽热的亲吻、那爱的印章,直朝他脸额、他赤露的肩头胸前背后,热烈地戳。

生死相许。

她说她也没家了,要随他一道走。

至此,际明算明白真切感受到了玉芬爱他的深挚。

感动。然更多是恐慌,是惶乱。

也不好明露。

人在真情前,口齿反木呐。

搜肠括肚,总算劝得她情绪稳定了些。

还得设法控制,免得她冲动起来,言行举动太过,惹竺韵更不快;又不能因此而伤了她那颗脆弱易碎的心。这种为难,有如险境高空走钢丝。

尽管宋文如那么恶劣地对待过他,于宋家母子,他都深怀感激;唯可报答,不敢稍有对不起。

因此,接下来就是费尽唇舌、苦苦哀求玉芬,求她带上于夷先回去。

他已估到大哥一定蹈了那天小韵的复辙,迷在了洞中,就等她去救;再晚去,怕就会愁急困死其中了。

经不起他数不尽理由反反复复的央告,也是想到自小来大哥待自己的好,后来,玉芬总算答应回去。

然而先警告他,切莫见异思迁,意动情移;同时也向他保证,她就候他,就是豁出命,也会守身如玉。

竟在那荒山野岭、草茅丛中,撮土为香,预行婚礼,口口声声山盟海誓。

这自然又是做戏。

为摆明给竺韵看:管他有没应口,是不是为安抚我而被迫权宜,象木偶般由着牵动;管你是恶他憎他还是喜他爱他,现在我抢在前头占了他了,是金是铜都归我,请别打他主意!

“于夷跟我去好。于夷就等于你,我同它在一起就如同你在一起。我会好好照看它的……

——第54页

 

 

不过,就是明知被扎,此刻,他也会尽量调平自己。默然一顷,尽力自然些,悦和些:

“山里的作物,每天给野猪拱撬、山鸡叼啄、老鼠扒出来,日晒雨淋风吹坏,晓得毁好多。路边的,逢平常路人肚子饱,口不干,睬都不会睬。

“如有捡着吃,必是行路错过歇宿吃喝不就。若饿极,就撬个把红薯吃吃,扯几蔸花生剥剥,也习以为常,绝没谁大惊小怪,更不会小题大作;没谁会非议指责这违反了什么什么,怎么不轨。

“若碰巧主人得见,一旦了解其困,还多半会解囊相助,尽力给予方便……”

竺韵那沉脸越发偏开些。

心下鄙道:什么理由!油腔滑调,一派胡言。偷了,还着意辩解,坚持做的对,真不可救药!

然而饿,饿得虚汗层层冒。

不由自主,那眼角也总在偷瞅那红薯;喉咽禁不住上下频动,那嘴角也不知不觉挂出了涎线。

际明看在眼里,想笑,心先疼的不了。

也觉得自己编的太噜嗦。默了默,抛了本是常识的“大道理”,干脆以实相告:

“这是牛下沟喝水,顺路带口扯脱来,掉在那个刺蓬脚的。你看看这藤苗,这叶子,这根须,都早已蔫了,见着日头的,还焦了边。”

顺他说的仔细看过,见不假,这才接上手。

就急着往口里塞,有如刚从饿牢中放出!

“开头怕吃着我偷来的,会沾龌龊了你,是啵?你呀你呀!”际明长叹一息:

“你既是竹园人,即使以往少在竹园,毕业后回去,也有一年多了吧!就没见过,你竺家人去杨家卫后头、或上忍苦冲我苦于家附近做事时,田里、地里、山上、沟边,若口渴了、饿消了些,或心想尝尝鲜,管它花生甘蔗甜萝卜甜红薯、桃李梨枣桔柚橙,也管它是谁队谁家的,都伸手就扯、就抠、就摘;当场吃掉,只别带走,谁曾先去问过谁、又谁曾指骂过谁是偷?”

“你说我迂呆教条?”脸倏忽阴得吓人。

抖出这么一句,当即把个背朝他,再不吭声。

心里却在不断地损他:哼,一副小偷嘴脸、小偷行径、小偷口吻,还振振有词地倒出来小偷逻辑,这家伙……?

际明连忙陪上小心:

“不,我没那意思。我指的是,普通老百姓在日常生活中,并非一举手一投足都拿去宝书上逐条核照的。一些相沿成习的乡风土俗,体现着那方人心灵的纯朴厚道美好善良,为人的随和宽容、富寓人情味。这使生活中的人人觉得亲近、融洽、轻松,相互容易接近、沟通、理解,从而和谐,从而温馨。这种生活环境和生活氛围才会充满意兴和情趣,也才……”

他本还想说:

诚然,宝书作为人们行为的规范与最高准则,如果都严守,个个都真做到忘我为公、毫不利己、高尚无私,那当然好。但活人总得先活着,才可能有所作为;那宝书也才有规范对象。

见竺韵越来越冷,他打住了话头。

也想开自己的心事。

——第55页

 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