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于夷老的诗词歌赋

网海空天种玉田,投缘千里共婵娟;孰真孰幻随心会,且向心缘乐比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野山糊涂女》节选其八[原创]  

2014-09-22 09:18:04|  分类: 小说故事,长篇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十四、险象环生逼人相随狗   迷宫疑绝宿仇也认亲

 

没想夜半过深又给摇醒、推出门;什么话也没,就交托给一只狗带着、去躲,还得躲着活!

当时气氛紧急,人发慌,只要逃命,什么都不及细想;出来摸了一段路,同那树干啊石突啊碰了几回,惊回神来,就大感悻悻:

荒唐!我是个人,人怎依附于狗,俯赖异类保护?若传出去,不笑成传说中的狗头瑶才怪。

那什么姑啊姐,听爸妈讲时都如何如何好,初见来确也亲近、和气、慈祥、热心肠,可一遇事怎就把孤单寻助的我撂出门来?

这世界,这人间,这里的人……,越想,越觉心寒;心酸。

幽怨,恨恨,于是不愿走。

还情愿给抓去。抓去了,总还处在昂头直立两脚行走的人群呀!

然而,怨归怨,当见着死神真的在逼来,尽管不情愿,她还是接受着于夷的意见。

她怕着眼前的它。

每当她稍生犹豫,它就裂开深深的口岔,撕牙露齿地唪唪唪叫着拱她;吓得她喊喊不出,只得闭着眼随它咬着衣尾拖着走。

说透底,她还是更怕两只脚走路的人,怕被两只脚走路的人抓住。

——第38页


 

竺韵悠悠醒过,惺忪迷糊中,壮着胆子四顾,好一阵才认出,还果真!隔不远就躺着“仇家”于际明。

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。尽管坐起来都好艰难,她也充起英雄扑过去。

心里生出好多难听的、甚至带脏的话,要大泼大骂出来;可临到近旁,一见他那惨,她反而有些自臊自怯,傻眼了。

他赤膊着,满身是岩刺的划伤;

于夷一遍又一遍地为他舔着那到处在洇出的血珠;

他浑身索索乱抖,俨如刚从冰窟中挣出,又遍体散放着灼人的烧烫。

他无力地微闭着眼,艰难地喘着,压抑地呻吟着,猛烈地痉挛着,时不时一震老高。

“你醒过来了?”见竺韵扑过来,欣喜地,也要坐起。

可撑了又撑都没如愿,只把手搭在了于夷背上。

有好抱歉,大约想笑轻松点,哪知更显凄惨:“啊,总算、总算找到、总算找到你了!”

她一入耳又来了气,差点就要骂:不都怪你害的吗!然而出来口却是充满了感激:

“想不到你……还亏你来救,我,我……”

又伤心,又委屈,说说,就呜呜呜大放开声地哭了起来。

由于夷相帮着,他总算撑了起来,靠着岩壁,坐正了些。

他想安慰她:纵然你对我怀有天大的成见,管你接不接纳我这个兄长,从此,我都不会再抛下小妹你不管了。

在这天底下,除了叔,我就只有你这么个亲人,我说什么也不再放你离开!

……他也含了泪,声音弱得比不上蚊咽:

“叔……不能再没有你。”

——第39页

 

 

一个多月前,疑山那头竹园的家遭抄没;不想一个多月后,这里的家也一夜间给捣毁,连不管你是爱是嫌。

这刻要回也没处可回了!这时的竺韵有如受乱箭穿心,痛得晕眩。

“注意掩蔽!他们 一早上来,搜到这刻还没走……”际明压低地说。

不免忧心忡忡。

“搜谁?”

际明把于夷捎来的芬姐的字条递给她。

“还真为抓我、追到这几百里外来抓我?!”

紧张、惊惶、恐慌、愤愤、茫茫然不知所措的哀伤。心憷得又要哭:

“我、我究竟犯了什么弥天大罪哪天!……”

际明体怜地瞅她一眼,跟着仍望向那个给砸得已不复存在了的“家”。

他想劝:眼泪不会把苦难携走。

这人间,此际蒙冤受屈的何止你一个?

你必须打起精神,努力挣扎,好好地活,才对得起死去的亲人。

但他没开声。

他不尚高调和空谈,他务实;他从他的经历懂得:

别人逼你沉沦,那只是他的一厢情愿;沉不沉沦,最终还决定于你自己。生命力天性向上,只要有命在,执着坚忍,锲而不舍地走下去,就必定会弄出一条活路来!

——第40页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