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于夷老的诗词歌赋

网海空天种玉田,投缘千里共婵娟;孰真孰幻随心会,且向心缘乐比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野山糊涂女》节选其七[原创]  

2014-09-21 08:20:29|  分类: 小说故事,长篇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十、烂脸皮尽力求忘却   臭老底到底给翻出

 

 

任人丑化。

你最后明白:还是孩提、从而头脑简单的你乃是中了一个最简单的骗局。

掀起那么大场风波,总得找个猎获物作牺牲,上供,才好收场。

谁叫你幼稚,自己咬了那诱饵,落入那圈套,成为那有豁免特权者的替罪羊?

忠厚被耍弄,真诚给歪曲。

冤枉,委屈,愤恨不平。你要用血去呐喊,用结束你卑微的小命来控诉。

你又没看到,在偌大的、历来号称人口众多的中国,在那时期,死个把人,还没死了一只猪或一头牛招人关注。

猪牛肉能吃;你,纵然偷偷拿你当牛剐——二十世纪人间恐怕只那角落才有的、街头那些卖人肉馅包子饺子的角色,也不愿剐你,——你通身剐不下四两好肉!

——第26页

 

 

——在这个以“古”著称的国度,江湖码头也许是正统政权的影子,似乎从来都根深蒂固地存在着;黑白两道同向平行,任何一个国人都逃不开它们那或明或暗的“政府”的网罩与框控。

国中从来没有“无政府”的人。

——第27页

 

 

当年的林耳发生了一种畸形的繁荣。

满街满市都是被苦日子逼出门的“外流”人。

那年农村青壮年外流成风。苦于家的男劳动力,没死在水肿干瘦的,十个走了八个。

向道听途说中有饭吃的共产主义天堂奔去的,满怀幻梦中的期翼,都神秘兮兮,生怕被更多人晓得,抢了先;扑了空返回的,原来的希望成了失望,沮丧,失落,憔悴,濒死的病羸。

也有是稍可走动、走出了家门,希图找大地方讨饭活命的老人孩子。

都在那停留。

人来人往,熙熙攘攘;人潮人涌,闹闹哄哄。

人来自五湖四海,口音南腔北调,你能听懂的少,听不懂的多。

陌生,不懂,不知在说些什么,看就也似一个个都心眼凶恶。

你不敢轻举妄动,还在于,从稍能听懂的话中猜知,林耳的收容遣送站最黑,整人最残忍凶狠。

尽管人满为患,依然在尽量朝里塞;塞进去,挨打挨骂杀威,打得你遍体鳞伤还挨饿。——你的二两份饭一进那发饭窗孔,就让里面值班的“老溜子”抢去;任你哭,任你喊,外头也不管也不补,只招得里面更猛烈的拳脚。

要整得你若能活着回到家,就再不敢出门;谈起来是谈虎色变,听的人难禁浑身骨栗。

大人都怕,你毕竟孩子,哪来那包天胆?谨慎地,双手抱紧那只塞满了书和纸笔墨砚的土红布“防空袋”,机警灵活地随街流流动。

——第27页

 

 

你生怕万一不慎就丢了这条你已看贵的小命。

在一个小饮食店,你出演了一场叫铁石心肠也会潸然下泪的苦戏。

那日,你饿得实在挺不住,见那个顾客一次就买了两碗八宝饭和一碗光头面,乘他转身取筷子稍不留神的空儿,你端上那碗光头面就吃起来。

脏兮兮的双手抓了直往嘴里捂,饿急了,只求三下二下就捂进,弄得满头满脸。

可还没等你吞下两口,那顾客回头来发觉了。

“呔!你哪这么不象话?老子刚买来,还空着肚子,你倒先开弓了,可恶!”

手一伸,抓住你的头发就拎起。

那爪子是铁钳,那举起要砸向你鼻眼的另一只拳头是铁锤;黑脸如恶煞,一双牛泡大眼鼓瞪着,俨然要喷火烧焦你!

他粗喘着、重顿着。敞开着的、剧烈起伏的胸脯黑毛糊糊。

其势汹汹,活如就要把你生吞了。

“不学好的东西!你精怪,你会钻空子,你今天碰到老子手上,看我揍扁了你!”

好恶劣地,一把扯下你背着的防空袋,顺势撕了,还望空抛去。

袋子破了,飘开满空书纸笔墨,满地满屋,异彩奇色。那是你自己有些满意而留下的习作。

他顿然惊愕,好一阵,望着你,呆呆地,大张开的嘴,再吼骂不出来。

一听起嘈,门里门外风快地团来了看热闹的。四面塞得满满,要逃,别说挣不脱,也无路可逃。

你给吓的乱打抖,但仍没停下从碗里抓面条捂进嘴巴。你不敢望他,边捂,也边哀告:

“我饿啊叔叔!求您莫拎起我放下我好啵?要么干脆,求您朝我胸口狠来一拳狠蹬一脚,给我个痛快吧!我饿得太难了,我,我还是不该活的好……”

你苦苦哀求。

你没用地挣动。

你的小身子太瘦弱,尖嘴猴腮,面黄发枯,皮包骨头。如果不是忽闪忽闪的两眼还显有点活气,你就已是一具由水肿转干瘦后死了的小干尸。

“只你才饿吗,我不也饿!晓得啵,碰运气找到点事做,累了一整天才赚得这两碗饭一碗面,你以为容易不是?这下吃过,我也不晓得明天还会不会有!唉,你这小鬼头呀你!”

铁爪松开,放落了你,抛防空袋的手没再握拳冲向你的鼻子尖。

恨,怨,惊,怜,他的表情复杂极了:

“算了,左右已经给你弄龌龊,索性等你吃!来,过来,再分团饭给你,好生些,莫噎着了!”

开头如黑云压城的凶神恶煞,狂风暴雨电轰雷劈,吓得你就等着了结了算;这刻儿乌云消散,电闪息下,昏天放晴,阳光灿烂,平和得春和景明。

原是个面恶心慈的韦驮!

你的心跳总算放缓了些,顺而油然升起由衷的感激,不觉地就向着他屈下膝一躬到地。

偷抬眼仰望望,他原还是个年轻小伙;也许是生活磨励,也许长相的粗胡络腮,也许你太弱小,粗粗一眼,就认作他是壮大中年了。

“喂,莫给那叫化子,倒给狗吃也别给他吃!”

正当你伸碗接饭,店里服务员过来干预了。真正凶神恶煞地申斥你,赶你:

“你他妈先头才抓过那桌一碗饭吃;不识好歹,贪得无厌,刚赶出去了,就又回来捣乱?快放下碗,快滚!再不死开,看老子踢死你!”

说时,当真踹脚向你踢来。

你灵活地躲避,同时低声下气解说:“先头不是我。是……我是刚刚跟在这位大叔脚后进来。”

“不是你,也是你一色货!”

那服务员斜眼望天。

踢出的脚尖被你身子躲过,却把你手上的碗兜了个底朝天。

饭,面条,面汤,撒了一地。

你顾不得别的,只管仆下去两手都去扫;胡乱拢上手,管它沾灰沾泥,都急着往嘴里塞。

然而那家伙的大脚板第二次踹来了,刮破了你的鼻梁和上唇,把你扫拢在地的面和饭堆踩了个稀溶。

你愣望着,心疼,要哭,也没哭得出,泪汪汪地,竟仆身地头,学狗样伸出舌头去卷去舔去汲食那踩溶了的饭和面!

叫人心酸不忍,叫人心寒陪泪,叫人愤愤难平。

“真不象话啊!”围观的人群中起了一片戚叹。

“你这服务员还是人不是?你有心肝没有!做人哪能这么恶作?饭是我出钱买的,我愿分给他吃,关你屁事?!”

软心肠的“韦驮”抱不平了,抗议,紧跟着铁拳又攥紧,攥得每个骨节都嘎嘎出声。

这回是为保护抢他面条吃的你而扬了出去。

“什么不象话!为维护饮食店秩序,我就要赶叫化子出去,就不许这些又脏又臭的叫化在社会主义的饮食店里给三面红旗抹黑!”

傲慢的服务员正说得顺口,眼碰见了快伸来鼻尖的铁拳头,虽仍充趾高气扬,也已是外强中干,虚扬扬脸,缩走了。

愤愤也好,同情也罢,对那服务员,也都无可奈何。那年月,掌握着吃的人就是太上皇。

——第28页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3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