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于夷老的诗词歌赋

网海空天种玉田,投缘千里共婵娟;孰真孰幻随心会,且向心缘乐比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野山糊涂女》节选其四[原创]  

2014-09-18 10:30:53|  分类: 小说故事,长篇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六、于夷引路生渔趣    义兄无心露窘情

 

他满头满脸汗爬水流,遍身遍体泥灰糠尘,一副叫人发笑的猥琐相。

于夷早已蹦到了他跟前。亲热地摇着大尾巴,两只前足搭腹上肩,伸出舌头,为他舔着面颊脸额。

竺韵近前一看,原来他在团米筛糠。

谷没熟透,那米淡黄中透出青绿;

那糠更不象糠,麻褐麻褐,是粗谷壳薰烟没化灰的焦炭粉。确也放出股浓烈呛人的烧锅气味。

“怎不是我在做?!”

怨问、恼责、怒申斥。她认为这是她“份内”,他不该不吭一声就“夺权”。

“啊?哦?哦……”窘脸通红。

一时他并没懂她。倒仿佛真在做着见不得人的事,给当场抓住,慌乱,羞怯,语无伦次:

“没熟透、我……选今晚饭……明天早晨、我……”

“让开!”毫不客气地一挤,把他挤到旁边;随手丢了鱼串,抢过团筛。

下了地的鱼串,那鱼儿你蹦它也跳;你牵我扯,沾泥带灰地,眼看就要滚落碓坎。

好是际明手快,捞住了。

他忍不住好笑地说她:

“看忙了这头丢那头的粗心!莫是要把你的晚饭也一同捣成糠泥鱼丸?”

“这天时不时撒阵雨地,在哪晒的谷?”她伸手团筛中扫扫,“米好碎哟,这谷根本没晒干嘛!”

不答了。

提着鱼串的际明只望紧竺韵手中的团筛运动。

不一刻就看出她做不来:要从碓坎里掏糠米进团筛,生怕给舂下的碓嘴捣伤手,怯怯缩缩,好久掏不出一把;及至进了筛,糠倒能筛漏些,要从太碎的米中剔出谷时,她不管怎么颠怎么簸,也团不拢,剔不出。

慌得她满头大汗。

难为了她,兴许长这么大来,这还是头一次接触团筛呢。

刚才让所谓的被“夺权”所激怒,勇气得很;这刻漏了底,轮到她不好意思了。

“还是莫逞强,你体子没复原的。”

巧妙地,给她搭梯子下台。

际明这刻想透她刚才责难那意思了:

“还是等我慢慢来吧。你想,你没来之前,这事仍得我同叔来做是不是?”

这关系到今晚的吃饭问题,因而赖不得“宁可荒山不可失业”;心里甚或还有些感谢他那贴切的解窘。

她赶紧站起来让开。

说来也是,两个男人组个家,住这四外二、三十里才有人烟的半天云头,他不做,难道拿谷弄饭吃?

想想,发觉自己这不算逞狠好强,硬是心眼狭窄。女人见识,呆板,机械,也守那不晓得哪世订出传下的怪规矩:男人就只能卖力打碓,只有女人才可筛米托簸箕;也没来由地演出一幕自蹩自脚的蠢戏,好笑!

“于——际明哥,你做来熟套得多。我,我这还是头一次经手,我、我是不是出尽了洋相?”

脸红红,她说。此刻没丝毫孤傲。

——她并不怕露短,她能诚恳认拙?

这叫际明好惊奇。

感到欣喜,进而有丝欣慰。他宽厚地:

“头回就敢上手,从来没学做就能做成这样,已相当不错了。”

“那以后你得让我来学做好啵?”

软声软气,全没早先那睥睨一切的自高自大。象对的疼爱小妹的大兄长,她殷切央求:

“莫要同昨天前天,直把我丢开、挂起,啊?那你认为是照顾我休息;可是你晓得吗,独个儿守着这只狗那群鸡,对着招摇竹影,听那风溜衰草,我心里好烦好闷好难过哟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