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于夷老的诗词歌赋

网海空天种玉田,投缘千里共婵娟;孰真孰幻随心会,且向心缘乐比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A卷、 疑 山 幽 灵 楔 子  

2014-07-30 08:03:56|  分类: 小说故事,长篇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A卷、  疑  山  幽  灵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楔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子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湘水流,湘水流,九疑云物至今愁;
君问二妃何处所,零陵香草露中秋。

斑竹枝,斑竹枝,泪痕点点寄相思;
楚客欲听瑶瑟怨,潇湘深夜月明时。

唐代诗人刘禹锡的这首乐府《潇湘神》,以哀婉凄丽的情调,诗化了那个非常古老的,又始终动人的美丽传说。
传说的籍托地是湘南潇湘源头的九疑山。
神奇的九疑山,神神秘秘九座峰,舜源、娥皇、女英居其中。据传,上古时候,帝舜南巡来到当时还称作苍梧的九疑山,死了,是蚂蚁搬泥运土,掩埋封葬了这个大圣人的尸骸,后来长成个舜源峰。他的妃子——帝尧的女儿娥皇女英姐妹俩闻得噩耗,悲恸欲绝,不顾河山阻隔迢迢千里路,从河北冀州南下,觅迹寻踪而来;一路哀挽思悼,一路哀哀哭,那伤情泪洒九疑山的青篁翠竹,使竹枝也斑斑点点泪痕生。自那才有这世间的斑竹,当地人称泪竹,诗文中多半雅化为湘妃竹。姐妹俩殉节于舜陵前,也化作娥皇女英二峰,倚立舜源峰侧,俨然向世人谕示:圣君贤后,两情贞笃;夫妻恩爱,至死不渝:长伴长相守,可与天地日月共久!
曾有无名氏作句叹道——

冀州女儿潇湘去,万里招魂哭一路;
情动竹神留泪斑,愁推代代怨诗苦!

此情此爱,真纯,圣洁,清雅,深挚,温婉,缠绵;自古来,不知引起过多少痴男痴女的痴情共鸣,造成过多少对同赴情死的人间鸳鸯。岁月悠悠,往事茫茫。虽然谁也无法稽考故事其实,然这斑竹传说,经过那一代代中如刘禹锡般愁多感厚、亦且想象力丰富的诗人们,用他们才情并茂的生花妙笔着意渲染、传唱;经过那一朝朝中御前陛下仰附阿媚邀宠承欢的帮闲帮忙文人,用他们的如簧巧舌着力点化、谀颂,已广布天下,为历代所认真。从屈原的“湘夫人”始,历汉、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、民国,延至当代,甚至伟大领袖、伟大统帅、伟大舵手,伟大导师,也不吝他珍贵的精力与时间,忙里偷闲,于其宏博襟怀随手捡撷,用他的如椽巨笔惊蛇蹿草,满有兴致地写下首《答友人》——

九疑山上白云飞, 帝子乘风下翠微。
        斑竹一枝千滴泪,红霞万朵百重衣;
        洞庭波涌连天雪,长岛人歌动地诗!
我欲因之梦寥廊,芙蓉国里尽朝晖。

从此更光彩熠耀、光烂辉煌!
这一路下来的,有声有色,赋情赋意,拟人拟神的文字游戏、游戏文字,不只塑出了一双痴意殉情的贞妻节妾、贤德淑慧的帝后王妃,更捧奉成了一个完美无比、神圣伟岸的人中之龙——古圣世的至圣至贤的圣人帝舜。他聪颖敏达,他睿智穷通;他胸襟宏阔,德行高隆;他孝悌仁爱谨严谦恭;他宽厚仁慈诚信敦睦……;总之,他身上汇聚了理想中完人的所有美德和才华,是万世万代上自帝王人臣、下逮村夫樵子——全民共仰的,处世、为人、做事的楷模。
众望所归,众手贴金。他于是头顶灵光闪闪,满身金光灿灿。菩萨塑就,自然为供诸神坛,招普天顶礼膜拜。万丈光芒照万古千秋,自然也愈拜愈灵,不只端踞人们头顶,更深深潜入人们的心灵、神魂、思想,肺腑骨髓,从来规范着、矫制着、左右着人们的人格、情感,为人处世中的好恶欲求,乃至感知范畴。好煊赫!
他是那么完美,圣伟,不由你不敬不畏,更由不得你不仰慕、顶礼膜拜。怪就怪,越拜的虔敬的诚,就越灾厄缠身;你愈感惶恐,益发敬畏。百思不解,只好朝自我头上找原因:是不是跪的太切近,嫌踩着他影子,犯了亵渎之罪?或畏而稍远,又嫌疏慢冷落,乃不恭不谨?抑或化纸烟火蓬起,呛了、薰了、灰迷了他,怪没诚意,敬非真心?……
怵怵惕惕,诚惶诚恐。也许伴君伴虎就源出伺候这菩萨罢?
九疑天,白云幽秘,岚雾幽诡;九疑山,竹树幽森,草木幽奇;九疑水,潇水入湘,万古潇潇幽咽。它们也都苦于不解的懊恼吗?
冥冥中,舜的幽灵正对着舜陵发怒哩!
——哼,哼!什么原因吗?还不问你们自个去!看吧:我与黄帝,同为中华人文初祖,同为五帝之一,对他虽没如对我般地颂扬,可他死后却称“殡天”,称“骑龙上天”;他在桥山的轩辕庙、黄帝陵,庙宇恢宏,陵柏森森,其势巍峨,其派雄伟;历朝历代,年年岁岁,都有人祭祀,威仪隆仗,享尽尊荣。而我,你们却传为蚁葬蝼封;剥去矫饰的外衣,说破了文雅,不就是抛尸荒野无人管么!我这陵墓,更似无人认主的荒坟野茔。坟头荒草荆蓬,坟周荒竹野榛;一袭破亭,凋蚀于风雨;几块残碑 ,倒卧于茅莽;孤处风霜,独对夕阳,冷僻山深,曾有谁来问津?就别提定时主持祭祀了!你们光口头上恭维奉承,而实际却冷我薄我轻我若此,你们、你们都是些心口不一的家伙,看我给你们一路好看!……
代代也有胆大者偷躲背后悄悄顶嘴:有德者毋须国人念念不离口地感好,他本就活在人们心底;无德的人才强使人们口歌声颂,歌功颂德不断,以此欺求流传千古!
这惹动帝舜更加恼怒。于是,数千年来,他隐迹于九疑山头的幽秘白云,附流在九疑山出的清潇碧水,游弋、搅荡于神州大地,侵淫这五湖四海、南北西东;幽灵附身在一代代中上上下下、有帝王瘾做帝王梦的大大小小英雄好汉,你争我夺,取位专权,直拨弄得这块东方文明古地如受火煎汤煮,沸沸扬扬。年无宁月,月无宁日,一个个运动折腾不断,血淋淋的人间惨剧,导演得一幕比一幕野蛮,卑劣,残酷,暴烈。……
而幽灵常驻的九疑山地,更给搅得常常遍地血腥 ,致斑竹一次复一次地重复着,叠洇上血的泪痕。刘禹锡所吟咏,积满二妃幽怨的香草区太阳乡境,又特别是其泪竹滋生地竹园,更常常给闹得鸡犬不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9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