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于夷老的诗词歌赋

网海空天种玉田,投缘千里共婵娟;孰真孰幻随心会,且向心缘乐比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卷下:观 音 土 传 奇——节选之三十二[原创]  

2014-12-05 09:32:03|  分类: 小说故事,长篇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那哪是什么自在世界哟!

黑沉沉森寂吓人。

到处箭矢如飞蝗,毒蜂嗡嗡,毒蝎遍蜒,毒蛇乱窜。

你无处不受到攻击。

在万千毒蟾蜍蹦跳、千万毒蝙蝠肆虐的地方,便是他刚才怕得挣扎着急忙回头的、漆黑中辨不清标名为何的城门口。

荒唐!那里怎么能去的?

急的他,要喊:前头无路,危险!快回头快回头!吐不出声音,只好攒足劲追。

在再一次迫近之际,反而让她反手一把拉了过去!

“你赶来了更好,也省得我回头候你接你那辛劳。”

她凄凉说、温柔笑,又格外强韧地牵着、绊着、缠着,不让他脱身;

呼嗦嗦,一同滑向那沉暗的深邃。

再次来到那惧而逃离的城门外,已见刚才黑漆紧闭的巨门已豁然敞开。

里头仍是漆黑一团。

俨然圣水潭深的水涡,旋着蓝的、紫的、绿的、青黑的招魂小幡。

旗幡簸动,撒过来一张无形无影而又强劲无比的网,将他们紧紧网住,随而朝那似无底无边的深黑飘去。

也容你回头一眼。

他惊恐、惨痛:那门枢顶头,乃赫然刺目的三个海大海大的“枉死城”!

………

医术高超的范松子终究没有起死回生的神力。

王四生在回光返照中挣扎了一场,终于做完了他那场人生梦。

他死了。

说来令人嗟叹痛惜,竺明英其遭际和结局,也应在的他最后一梦所梦。

怪在,她还早于她的四哥,携着他们的惟一儿子启勤,走完的她那辛苦辛酸、坎坷不平人生路。

或者真情相系,心息相通,不管隔多远,都能互相感应;要么如民间所说,刚死而没满七的冤魂绝不散,刚才是她带着儿子,邀接她的四哥来了。

竺明英是在他投火救苦仔那刻后不久,听到厂里出事消息,骑车带着儿子启勤赶去探看,在去观音庵路头,坠下苦竹坳坡路下首的黑沟垒万丈深崖而死去的。

观音庵厂起火的当儿,正在屋前水沟码头洗衣的明英猛觉眼皮狂跳;刚朝身边帮忙的小女儿启智说说,就听染匠弄上下响起了一片声的惊咋:

来电话说厂里失火;菩萨认定老四福禄已享够,把他推进火海,转眼就烧成焦炭了!

恰逢那天星期。

坐屋里装模作样做功课、耐不得热而时时跑水沟戽水凉一凉的启勤一听,挤开大吵着也要去的妹妹,让着了慌的母亲带上,就朝厂里飞奔。

赶过枫木岭,横穿过忍苦冲,爬上苦竹坳头,要是在平日,明英早就下车推行了。

这次没有;

坡再长再弯再陡、路面再坑洼不平、棱角狰狞的砂脊石突拦路虎再多再恶也不管;

不仅不下车,还放松手刹,随车加速冲。

快疾平稳地拐过第一弯,车子仿佛张开了翅膀飞一样,速度愈来愈快,恰顺合了她们那如焚焦心。

可是,前头第二弯山尖处,蓦地从上首丛柯冲下一头大黄牛!

畜生哪解远来人的焦灼心,从而让道?

歪头望望直冲而去快到身边的这母子,没事似地,自管迈着慢吞吞悠闲的老爷步,横行而过,到得路央央,还站下不动了。

长大的牛体打着横,正好挡住了自行车循行的路面两条轮行线;

留下的通道,要么紧贴上首崖壁脚的渗水泥淤陷轮沟,要么险靠路下沿的松散砂石堆儿。

母子俩一见,顿时张皇失措。

车龙头在明英手里急剧地抖颤了几下,在迫近黄牛的那一刹,终至失控,车带着人往下首稍宽且干燥的砂堆一偏,哗!飞出了路面。

人先给尖利的黄牛角带挂,划得肚破肠流,继而摔下路底的万丈深渊。

嗟呼!王四生的明明——明英同着他们的惟一儿子启勤,比他还早地,就给自己的人生划上了句号。

那日,据说正对的十七年前她从圣后庙血劫中脱身跳崖求自全未死,让四生救治醒过的当日。

事隔十七年后,这对死人活鬼究竟还是成了真正的死人活鬼。

而且,到头仍旧没逃脱魂赴枉死城的厄运。

啊啊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