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于夷老的诗词歌赋

网海空天种玉田,投缘千里共婵娟;孰真孰幻随心会,且向心缘乐比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问世间,情为何物》节选之十八[原创]  

2014-12-26 09:46:15|  分类: 小说故事,长篇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果如松仔说的,过了没三天,就从计生奖罚基金起,什么公路养护派工、护林防火责任、卫生保健及合作医疗基金、宅基地使用收费、五保户赡养、村组互助合作基金,等等,等等,接二连三,变着花样伸手要钱。

要多少得给多少,没可讨价还价的余地。

她没法依松仔所嘱,回回察他颜色。

绝不抗,也不拖;干脆、风快、老实打发。

见钱回回都几十元地一笔笔流出,也好心疼。

此前,她惯的是两手掰紧每分每角地用;

结婚时,苦苦要给买件风衣见那式样朴素大方,她也打心里喜欢;可到掏钱认真时,她就怎么也舍不得送出那百元大钞了。

而如今这,却不敢略显犹豫。

直痛苦地感到,她给当成了园里的韭菜,碰着个懒而贪婪的园主;不给施肥,不给除草;你拚力从土壤摄取点养分,长上一分,他要割去两分;全不顾你还有没有再生之机。

没多久,就把她自个历年积攒下的、苦苦这次打发的,全掏了个净。

还欠下化肥农药债。

尽管感觉日趋沉紧,她还抱有希望;心想这盘剥榨取总会有个尽头的。

等到她回来装窝抱的蛋破壳,挣出了叽叽鸡雏,鸡雏三挣两滚,成了一窝黄茸茸可爱的鸡仔;

花生大豆种下,园菜也换了一茬,红薯苗也分了畦;

为敷零用,抢早抢晚挖笋、采茶捡蘑菇,烘干晒燥,备卖;

田里秧苗窜高,扬风,可栽了以为从此总没什么,可以平平静静到秋后了

不想就在决定春插的前一天,居民组长来告知,村里决定:已将竺茶芳同大儿子于苦竹一家并户,叫她请人把茶芳那还是禾蔸的责任田赶快犁翻过来。

这着实太意外,她觉突然,可也仍只会发怔发呆。

却好,又让来替她耖田耥田备栽的松仔,进门来接住了她那茫乱的视线。

他总能这样,总在你最处困难、最需要支持帮助、最希望代拿主意的时候,一抬眼,就能见到不声不响来到了面前。

这回紧朝她摇头示意打阻外,直接发话了:

“茶芳伯母嘛,那崇东父子早就没管;兴贫自女儿苦莲出走后,自个也过得不象个人了;兴无后来讨过了老婆,自然也不便再看顾她;至于你家忠东,有那白痴儿子累着,也够呛。可她毕竟竹园大老板的姐姐——”

眼色与明说,意思都是叫丢丢也学那几家,赖掉。

人人都知,苦苦还在摇窝时,就被茶芳遗弃打那以后,也从没对他尽过哪怕一丝母责。

所以尽管前数年她都没人管,苦苦也成了年,也没谁提到要他尽赡养义务。

丢丢完全可推到等苦苦他回来说。

可是,心肠慈软的她,把松仔的话领会成在诉茶芳的可怜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3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