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于夷老的诗词歌赋

网海空天种玉田,投缘千里共婵娟;孰真孰幻随心会,且向心缘乐比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问世间,情为何物》节选之十五[原创]  

2014-12-23 08:41:32|  分类: 小说故事,长篇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就有个五大三粗的壮实小伙,去青葛中把那节松木筒从一头扶起,要上肩扛走。

可是,不管他如何咬牙鼓劲,连吃奶的力气恐怕都使上了,也上不了肩。

直到另一个同样壮实的后生上前共他抬,还费了好大功夫才抬起。

仍很吃力。看样子,少也有二百斤重。

“看你两个,也不怕人笑话两个牛高马大的男子汉,还比不得一个体重不过百来斤的女子。”

趔趄着正要走,旁边突冒出个人来。斯斯文文地说,温温尔尔地笑,是松仔。

他先从丢丢手里接过罚款单,边审看,边慢条斯理地:

“人家一个瘦瘦弱弱的女的,都独个儿从山顶老尾巴林里偷下来了,你们在这平地,白天,竟要两个共抬,不怕倒了男人家面子么!”

说得温柔,笑也宽和,却如沉甸甸石臼砸下,把那意得得说笑飞扬的闹哄哄场面,一下子镇成鸦雀无声。

僵静。

都愕楞发呆,面面相觑。

渐渐地,聚焦到抬木头及开罚单的三个身上。

三个忙别开脸躲。

人们极少在这种场面见到松仔,更不会听到他开口。

看到他这刻,也不象取笑,也没有挖苦之意;但一听肚里都明白,他乃在严正质问:

你五大三粗男子汉,在这白天亮光的平地,尚且须两个才得扛动;叫她个柔弱女人如何乘夜从那山顶弄下来?

况且都晓得她昨天才从外发财回,发了财了,犯得着冒这种险还吃如此苦累吗!

不说有人故意栽赃,也是哪个穷得打不出屁了的家伙,半夜出门想饿方,偷下来,扛不动了,偷藏在这的。

这,怎可以怪到她头上?!

必是装神弄鬼遭人捅破,心虚了。收回罚单,扛走那筒木头,悄悄收兵,不了了之。

那伙走了好久了,丢丢都还在战栗中,魂不得归窍。

难为了她。

婚前,在娘家是满女,满崽满女满娇娇,话说说丢了算,实在母亲还格外宠护;苦,苦惯,她仍过的无忧无虑;

来这作客,自是听吩咐做现成。

而这首次认真当家理事,就触上如此霉头,着实不是易事。

 


27

“莫紧发呆了,放心,人走水过,这回已没事了的。”

目光鄙夷地尾随走开群伙的松仔,见那伙去远,回头正要宽开她,两个突听到去伙路头,传来铁磨砂锅似的憷心麻肉的怪声——

“办好了吗?看似还顺手?”

“还说!先不该让你这有七窍九孔鬼谷子主意的猾头溜缩躲开的。——半路里杀出程咬金,给松仔那家伙横插来一杠子……”

“啊?!他怎会、会来?那、那、那你们昨晚麻将桌上坏了的手气不就——”

“莫提喽,莫提喽,这回甘认倒霉。只好另找别个……”

这叫松仔大吃惊,“原是肥猪肚子掀风作浪,找你这个昨天刚从滨海发财回的阔佬打油火来了!”

“不会吧!纵不说与苦苦的舅甥情,他挂点于家,哪有鸡婆不顾崽的?”丢丢更惶然失色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