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于夷老的诗词歌赋

网海空天种玉田,投缘千里共婵娟;孰真孰幻随心会,且向心缘乐比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问世间,情为何物》节选之十二[原创]  

2014-12-17 09:46:23|  分类: 小说故事,长篇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虽然翠枝一心对松仔好,松仔也知,可总免不得时常拿她发发脾气。

那外表,似在抱怨父亲主持的这门亲事,父辈的际昌同武华相投契,一意做儿女亲家,害了他;其实是他心里仍装有丢丢。

这都是心照不宣的隐秘,她更不好怎么说得。

倒是翠枝,很快就悔自己不该提此叫人难堪,也有很不自然,强打起笑脸:

“……这回你同苦仔哥、你们定了形,就、就都好了。正撞着我兴元元头一个分喜,也一定、一定带姨生一个长鸟鸟的——”

“这翠枝丫头,真小气鬼!就生怕人家进去喝空了她的茶壶,直把我们的发财客晾在外头,看摆的那亲热,那不都是假的么!”

说话间,竺文革搭讪着拢来了。

他肥头大耳,大腹便便,富态。

貌似和善,态也大度随和,俨然极容易相处。

可人们都怕他靠近,虽没法不让他靠近。

胆大的当面俏皮地呼他肥猪肚子,胆小的背地都说他是只笑面虎、毒涎蛇;说沾着他的口唾都得担心送疡子。

尤其是年轻女人,一见他向自己笑,就会不自在。

“听你们镰刀割不断地谈得津津津有味,什么好新闻呀?也大声些出来,让大家跟着兴头兴头嘛!”

“说你几年来吃竹园三家冤枉,吃的这肥,肥得象脐脂点天灯七日不熄的董卓了!”

翠枝没好气地笑骂道。

这话让别人绝对不敢当他面说,但她敢。

她祖父竺清明是竹园土改来的老村长,“下岗”没几年,至今享受乡里的生活津贴;

父亲竺武华自那年由肖河生——原公社党委书记调出,二十余年后的今天,已成了县司法检察机关主要领导干部。

而嫁到的松仔这,早先孤居苦茶园的苦于家人于际昌,自讨来范梅子,也破了祖上数百上千年前就实行计划生育、代代单传的老例。

个子纤小的范梅子倒应了“矮婆子矮,一肚子崽”的俗语,自一九六七年农历七月中,在竺茶芳观音庵外路头早产下于苦竹之后,不到两个月,也生下正松;

再后,就正根、如兰、正本、正苦、正茶、如心、正志、正竹、如菊、如倩、正操,生到八三年,连得八个“正”字儿还加四个“如”字女,让苦茶园好生人丁兴旺了。

这叫至今也过了九十岁仍健在的际昌妈笑得合不拢嘴。

虽然际昌当年坚辞了公社革委常委兼公社贫协主席一职,回来种田,但到如今——

除正松已算村乡头面人物;

军校毕业后的正根服役在部队,名声传响;

还有正苦上大学;

正志、正竹、如菊上中学,如倩正操上小学,前程都不可限量。

那如兰职高毕业后去沿海打工,进了电子玩具厂,赚钱多外,已任了技术副厂长;

竹园、乃至太阳人都感好她好顾在那打工的乡亲姐妹。

她最近还携去了刚高中毕业的妹妹如心。

家里,正本正茶兄弟两个,协同大哥和父亲种田。

一家近二十口不分家,热热闹闹,里外上下全有人,名符其实的望族了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