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于夷老的诗词歌赋

网海空天种玉田,投缘千里共婵娟;孰真孰幻随心会,且向心缘乐比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问世间,情为何物》节选之十一[原创]  

2014-12-17 09:37:35|  分类: 小说故事,长篇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你回来了就好。你回来,我们都能松一口气了!”欣喜地,松仔溜一眼在一旁帮忙的苦莲,埋怨了:

“你怎不早些回?你早该回来的嘛!听苦——”

“我要是早回来了,不嫌搅了你们的好事?”没法不面露敌意。他冷冷地。

“你?!”他惊讶至木纳。

愕愕相望,如同对的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了。

好一刻,似乎终于明白他说了什么,忍不住心头无名火起,“呼”地就挺出重重的一拳。

“你混蛋!你胡说八道!”

“什——么,我胡说?!”他本已愠怒在中,这一激,再强忍也忍不住了。

“我就说你卑鄙无耻、你狼心狗肺!我还没来得及找你算账;你倒好,倒先发制人耍赖,先动手了。行!你既不仁,休怪我也对之不义!”

言未毕,凶猛地,早已扑拢;一扑拢就疯狂进攻,任谁拦也拦不住。

是男人,谁都忍不下夺情之恨。

莫非自觉亏心?自先头击出那一拳止,松仔再没还手。

由着他左右开弓,拳打脚踢,推搡揪扭,就只把双手抱住头,退避,跌倒在地,翻滚着躲闪。

给打得鼻青脸肿,口鼻血糊糊;

到后来,可能迷迷糊糊了,不知躲,不知避,不知护,仰躺地头,死了一般,一动不动。

松仔一出手便悔不该冲动,他尽力控制了自己。

“为什么不还手?挑诱了我老婆,内疚了,装死?”

打着,踢着,或者不遇反抗就没劲、没兴头,泄了气,罢手了?

是让稍清醒后听出声音的丢丢扑出来拖住;继而奔过去护住了松仔。

“你、你、你不可以这样对松仔!你怎么也信口乱讲,冤枉好人?!”她哀哀无力。

“好人?他还是好人?他破坏我和你,——怎、怎的你、你遭他欺负了,反还袒护他,替他说好话?你、你,究竟你们——”

见她当着自己面还投去松仔一边,误解愈深。他要疯了,发着狂寻刀操斧:

“要得!干脆,我将你们这对不要脸的奸夫淫妇一道砍!砍了,大家同归于尽!”

不说这头让迅速赶拢的、他的同母异父弟妹和邻居们拦下;

那里丢丢一听此话,心里犹如“哗!”倒进了一大桶冰水,浑身寒透。木木然,木木然:

“你,你,你亲口都这么说话?你亲口都这么说,我,我,还留在这个世界做什么?天哪!……”

泪线陡地断了,两眼直发黑,人摇着晃着,猛一下撑起,就朝近旁的墙头撞去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1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