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于夷老的诗词歌赋

网海空天种玉田,投缘千里共婵娟;孰真孰幻随心会,且向心缘乐比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问世间,情为何物》节选之七[原创]  

2014-12-17 09:10:18|  分类: 小说故事,长篇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打那起,虽然茶芳从没对他尽过丝毫母责,随着长大,奶奶也还是告诉了他,他的生母是竺茶芳。

“你呀……嫌她那臭名声?”

竺茶芳虽因打“鬼”有功,乘风再起,可未几仍重重摔下。

可能自那后良心受谴,自耻无颜面世,唯蜷缩在苦于家,偷隙苟活。

她是美人胎子,尤其在当年芳菲韶华,到哪都能招一身目光,引不少光棍、乃至有妻室的男人也梦梦垂涎。

那以后,便让先后担任于家生产队队长的崇东、兴贫、兴无,乃至于五生的侄儿忠东,轮流占着,同居;生了儿女,队长就易人,她也随之易人。

弄得有太阳和竹园头朵花艳名的那个女人声名越发狼籍。

“你毕竟是她生。自古道:‘儿不嫌母丑’,你……”

他不答理,闷着脸,偏开。

“是人,尤其女人,谁也不愿名声臭。你不是女的,不知女人苦。

“连奶奶也还怜她,说她后来并非轻薄自贱,乃是被逼无奈。

“况且,她替崇东叔生了苦荆,替兴贫叔生了苦莲,替兴无伯生了苦株,为忠东也生了苦杏和苦枣,也算为你苦于家发了人丁。

“说出来你别在意,你苦于家,在际昌叔讨来梅子婶之前和之后,还有谁讨到过黄花闺女?

“在当年,连二嫁三出的女人,对忍苦冲也不愿瞟一瞟!要不是——”

“别说了好不?你!”

 


10

他懊恼地吼一句,横她一眼。

见她脸红红,委屈地垂下头,不敢同他对视,心头顿起多疑。

不快,窝火,也不好向她发泄;没法消,便自顾一头扎进潭去“灌蜡烛”——栽下水底,即刻冒出;如是反复。

直到那场封山暴雨来了又去了,夜半过深,才悄然回屋。

或许就因这番话勾醒了母子亲情,要么就因那多疑无处发泄,闷得,使他听信了娘舅竺文革的挑唆;

为从没对他尽过母责的母亲,向被母亲逼成死人活鬼后侥幸活下来、还通过自己努力创出一番事业的生父王四生,胡搅蛮缠,最后害父亲为救自己而殒命。

事后才知,他那从小学到高中的学费,还连同丢丢的,都是生父在漂泊途中苦赚苦省寄回,由丢丢妈代收代付。

当时那个悔啊!也因此才自甘入狱。

五年后劳教获解除,她去接他回,四目相对,他暗自愧疚;

除了感激,对她更有深深的敬意。

发自心底,尊誉她为珍守操节、专情不移的湘妃圣后再世。

“不!我才不愿是引颈翘望、万里寻人、寻寻不得,唯洒泪相思相怨的湘妃。我宁愿作卓文君,而你便是我才华出众的司马相如。”

她深深地望着他,嫣然笑好,坦荡明澈,柔情如水。

那一刻他硬是大惊讶。暗暗地,愕而怪:

她竟不愿承自古传下、受代代人称颂情真爱专的湘妃圣后美誉;

甚至不认可化蝶于山伯墓前的祝英台;

不认可断桥头数聚数散情笃始终的白娘子之于许仙;

不认可哭倒万里长城的孟姜女;

而独独提到二婚再嫁司马相如的卓文君!

那刻他满脑子胡乱猜测,伺后心底总是疑窦粒粒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)| 评论(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