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于夷老的诗词歌赋

网海空天种玉田,投缘千里共婵娟;孰真孰幻随心会,且向心缘乐比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卷下:观 音 土 传 奇——节选之二十三[原创]  

2014-11-27 08:36:34|  分类: 小说故事,长篇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23)、一桩最难对付的麻烦

 

是一桩不仅最大,也是最难对付的麻烦。

从中而过的潇源水把太阳几乎均分为江南江北两爿。

地处江北的路坪、金鸡窝和樟树脚三村之间,那片正开发中的千余亩荒山,大部分山场猝然间暴发了所有权归属或地界纠纷。

喜生告诉四老董:三村村民正云集纠纷地带,舞扁担,弄锄耙,汹汹然你逞我显他炫。

争闹吵骂,恶言恶语;抓扭揪拧,怒目呲牙。攻来抗去,又拖又拉又撕又扯地,践起满天黄尘!

更叫人骇怪者,还在其中那个乱葬岗子。

那上面的百余座荒坟,当初曾多番公告晓示,请人认主而无人认主,现在陡地冒出了坟主。

那些坟主还打的宗族旗号,一群群,一伙伙,也在那结阵摆势,耀武扬威,要毁掉其间开荒间种的瓜豆花生,以及栽上的苗木。

弄得那里的承包户不仅没法做事,还先得自顾性命要紧;慌慌张张、战战兢兢地,只知快快走开、避祸!

“这,这……不会、会吧?”四生一听,头皮哪还镇得住阵阵发怵!

“记得当初,由汪乡长亲自牵头并一路主持着,邀集三个村全体支委、村委、村民小组长、以及村民代表,大家到场,同着一道道杉标勘实界址;

“都点了头,再问过多遍,都没谁提出疑义了,才同着签约;也都签了字画了押,确认无误了的。

“至于那乱葬岗子,尽管全乡都知,那里埋的多是短命夭折、难产横死、心郁或受辱致绝望而轻生自缢;特别有三分之一是当土匪路贼打家劫舍掳劫行旅露了形,或遭宗族处死或由官府判斩者;

“仍然一村村走到、通告贴到、晓示会开到,最后还现场开了全乡村干部及六十岁以上老人会。

“宣告:有主的,或愿迁走,则按县民政局公用征地迁坟补偿规定,由乡总公司进行补偿;看苗木穴坑定位影响不大,怕麻烦,不愿迁的,双方也立了护坟护林责任与义务的协议。怎、怎么可能、可能——”

“问题的关键,恰在那些原来无主荒坟的现在认主者。

“江南只除了桃李寨,其余,牛头山、马家岫、柳树湾,甚至我刘家山和江北的你岭头坝,都有。

“他们说,开头没想起,近来翻到老谱才晓得:那多是数百年前他们那初来太阳、尚没过江南去的老祖宗的阴宅。”

剥开圣后子遗传说的迷雾,实际也是,除了桃李寨李、赵、盘三家,以及竹园苦于家,其余,包括竹园的竺家和杨家,都是从外地陆续迁来的太阳。

太阳的开化开发,也恰是从靠县城一侧的江北锲足落脚,一步步推移过江南的。

“这、 这、这——”犹如无意间闯了灭门大祸,吓的四生立时大暴冷汗,色变死白。

太阳人格外重风水。

在太阳,为人最烂,最招人痛恶,莫过挖人祖坟。

而动宗族公墓更是冒了天下之大不韪,当弃市。

身出太阳的四生自然知这传统古规。

这块孕育了上古文明的土地,除了同别处乡村一样,常为山林地界、水源分流生事外,在阴宅属主、墓场四向界归方面,还特别敏感。

因此而生矛盾,引发争端,稍不慎,就有激化成不可收拾的宗族械斗的危险。

乡总公司在进行这片荒山开发项目之初,也相当谨慎,曾慎重考虑。

只因汪若良作劲撺掇,又见他亲自卖力周旋,跑合的也很周全,方决定进行。

为避免出现这种最棘手最难堪的局面,正如他说的,他确曾百般仔细地对方方面面打点过。

本以为已万无一失,谁知还、还是——!唉……

“你啊你,叫我如今怎么说你哟!你本明白,有些人当面笑脸夸死你,心里从不断祸作你,总要弄你我不得安生的;……”

 

如同竭力攀靠为人正直、群众中声望极好、常主持公道帮他护他夫妇的竺清明竺武华父子、何立亭父子、于际昌、竺大林、新华、林华、木生、水生、松成老倌、火旺嫂、杨家卫妻舅家人人一样,四生邀喜生为乡总公司的副手,正基于他有如此硬扎的后山。

在这块封建观念相当顽强、格外看重后山的古地,你知道同处中有面和心不和、时时打你主意的饿狼毒蛇,要想成就一点正业,也只好尽可能找靠。

这个古老国度的“古”就古在:无论从商干实业,还是从事文化教育文艺创作,甚或科学研究发明创造,……总之,百种百项百行,你要想顺心遂意点,就必须从权势去找靠找倚;

否则,纵然有所成就 ,也难保不被冷落,闲置,乃至被鄙弃湮没。

就看到喜生这一内外有人的强大宗亲背景,他才特求他主管自己也知可能风生莫测的荒山开发项目。

当然,这一切全基于当年飘泊途中建立起来的,相掺相扶、共勉共励、相濡以沫的患难之交情,相互在患难中印证过的相知相契的、那颗做人的良心。

他以为有刘家大院喜生为牌屏,已于万无一失的工作上,再加了一份安顺保险了。

谁知那尽可能避的麻烦还是没避得了!

事既出来,别无他法,这时也只有照喜生说的,两个赶紧去找到汪若良。

 

 

他本是备下在先,偏装神弄鬼,考虑好一刻才长叹一声:

“唉,怪也怪我们的乡亲们太穷。常说‘穷人想饿方’,人穷志短,志短眼馋。你教安定团结向前看,他脑瓜子里一转,把个‘前’认作了‘钱’!

“总见乡总公司钱来钱去活的很;尤其四老董大老板腰包鼓鼓手面阔,羡慕得要死,就想出这么个饿方,也够可怜的。”

他把他那阴邃的怪眼全聚焦到四生鼻尖,明是泰山压顶给难题,偏还装探询商量:

“先声明,听不听由你们。我就想替乡亲们求求情,四老董听我一句劝:过去有花钱买顺遂;我们今天已不必当心土匪抄家路贼短道,就向人民内部花点钱求安定团结吧!

“反正如今,喏,煤矿、石场、砖瓦厂、铁木五金厂、家具厂、还有……都赚了些;——当然最好是烦四老董再向外讨一笔回来。

“就不过动动口舌嘛,也没去挑三、五百斤重担过南风坳、使五、七斤大锄挖垦日出岭。

“然后,就掏几个打发打发,诸事不谐和才怪!

“百把座坟墓,一万五、六千块钱,于那国外阔佬不过九牛一毛罢咧,而分到那七、八个村,到人,也不过五、六块钱。

“就算我求四老董预送那些父老乡亲每人一、两斤中秋月饼吧!这也正合你平日素称的、惠好乡亲的心意。

“况且钱来钱去,都已是太阳锅里油水了嘛,哈哈哈……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