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于夷老的诗词歌赋

网海空天种玉田,投缘千里共婵娟;孰真孰幻随心会,且向心缘乐比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卷下:观 音 土 传 奇——节选之十六[原创]  

2014-11-20 08:29:32|  分类: 小说故事,长篇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(14)、楼头烟里,贵庆虚掩实府    酒家左间,文革新说旧法

 

 

这就是贵庆的另一面:为求接任竺清明丢下的村一大头,开初,他也曾积极附议老书记,容王四生租办观音庵土陶厂。

可是,随着四生把厂子办得越来越起色,尤其是还为村里附带做了那么多事,在群众中的影响、声望,都越来越著;群众有什么问题,求做什么,渐渐都去找四生,而少有来求自己;心里便越来越不舒服,渐次不安。

好像身边突兀冒上了一棵参天大树,抢了自己的光,令他在村民中黯然失色,他有股沉重的失落感。

尤其那无形中仿佛给抢去了权的感觉叫他不好受。心里每常起波涛:我堂堂村一大头,竟比不过他那么个过去的“死人活鬼”的行时?

不行!究竟竹园是我竺贵庆的江山!

 

 

而仇恶更胜于贵庆的文革,於贵庆面前,反而开口闭口地甜称王四生为“姐夫”,乃怄激之术也。

当然,从另一方面,也在向他炫耀和显示,他在乡里,是内兄、老婆、姐夫一大家子。

造反战友绝不相处以诚,贵庆自也把他的那肚肚肠肠、诡谲道道摸得透透;并不吃他那一套,仍旧的闭目养神不答腔。

文革不能不返转 ,毕竟在村里他是一大头。

“要说,他王老四今后有我姐帮上,做什么都会得心应手得多。

“可我姐也会是一道铁桶箍,慢慢地,就会箍箍他那目中无人的张狂,绝不会让他太不知高低,只管目空一切地尾巴翘上天。”

贵庆仍只一个劲抽烟,不出一言。

 

 

“那天我说什么来着?”贵庆突张口截话,拿掌沿剁剁脑门:

“哦,我记得了,我是劝你,究竟,英妹仔原也不是阶级敌人,那次风头上也没找你发过难的……”

前几年调查《疯狂》里浩劫中圣后庙血屠案,时由化了装的杨乡成杨石成从血屠现场救下的受害人柳珍兰,后来因种种原因,早已饮恨自缢。

尽管同时抢下的明英弟竺明杰还在,但后来也流出,并在外招赘落了户;

虽然他多番来信,要求惟一幸存、并在了家的那场蒙冤遭难者——姐姐明英去鸣冤举告,可是,想必明英顾念,当年自己也曾亲手把于牛生扎伤致死,也藏有一块心病;

且当时处生死惶恐,栗栗紧张中神志浑然,后来也只清楚记得,牛生和勇忠两刀活剐竺和民的吓人细节,别的一概模糊了;

也许还因当初从飘泊途回来竹园,贵庆也曾追随当时的大队一大头清明伯,对带着一大路孩子的她略施怜顾;

尤其还记起,那年她同四哥能从圣水潭逃出,也曾得到过他贵庆伢仔暗中出过些力,偷偷帮扎那张千里漂流的竹藤簰;滴水之恩,也铭记在心。

因而她只控告了一被捕就暴毙在了狱中的竺勇忠其罪行。

在那一场几场的讲清楚会上,贵庆文革们也攻守同盟,便轻轻易易过了关。

或者自那唤得良知苏醒,对明英有点感激,贵庆后来才随和竺清明,也常暗施关怜。

“你呀,当断不断,犹犹豫豫,是要受其祸乱的!”文革突尖声发笑,笑声刺得对方心惊肉跳:

“你想想,她亲见那场革命行动,她安然活在,你我能睡得宁帖?!看她如今倒似没什么了,可是谁不会装啊!一旦……”

贵庆的眉梢突也猛颤,总也是想到了那可能的吓人后果。

沉吟好一刻,猛喷出几口烟来,将面目罩得严严。眼虽仍旧闭着,话意绝对丝毫不含糊。

“当年事已作了结论。现在是改革开放了,大家都该向前看,还是别再把她当阶级敌人好!”

“嗯,那、那是、是——”文革一怔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)| 评论(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